♚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春秋不候失路人]

(2)
执明摔下悬崖的时候断了右腿,行动不便,家里的活计都是慕容离在做,为此慕容离在执明面前抱怨了好几次。
好在执明身体强健,过了十几日便能自己下地走动了。慕容离送完字画回来,执明正坐在屋外的院子里鼓捣着一大块木料。
“你在干什么?”
执明停下手里的活计,将大半天的成果向慕容离亮了亮:“做张桌子,总不能一直用那木桩子吧。”
执明的手艺不错,一张小桌子做得有模有样的。慕容离冲他扬了扬手里的油纸包和酒瓶:“今日领了报酬,我买了烧鹅和酒,这家的烧鹅可是全城最有名的,我排了好久才买到的。”
他说起吃的来都是神采飞扬的,那模样倒映在执明的眼里化成脉脉温柔,如春日暖阳般和煦。
“今日是你生辰,晚上的饭菜就由我来做,你一旁歇着等着吃就好。”
执明揉揉站在灶台前撸起袖子准备生火的人的后脑勺,原以为会把人惹炸毛,没想到等了一会儿才听到慕容离软着嗓子说了句:“你怎么知道今日是我的生辰?”
“前段日子闲着无聊,翻看了你书房的几卷画作,无意间看到一副贺寿图上的落款时日,猜是你生辰之日,便记下了。”


那副画作是故友阿煦在慕容离十五岁生辰时所赠,慕容离打小便独自居住在山中,他又不喜与人过多接触,也只有阿煦一个朋友,可叹世事无常,阿煦已不在人世,如今旧事重忆,难免伤感。
执明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慕容离就坐在小院的藤椅上,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个人之间也相互了解了些。慕容离性子恬静,平日里也不怎么爱与人交流,执明本来也是个冰坨子,性子又孤僻,但两人相处久了,一问一答的倒也熟络起来,谈起身世时慕容离只说自己是孤儿,从小生活在这浮玉山中;而执明则告诉慕容离自己是一名江湖剑客,遭仇家追杀才坠落悬崖。
执明将做好的饭菜端出来,刚完工的小木桌恰好派上用场,他又起身去将温着的酒从厨房取来。
慕容离早被这一桌饭菜吸住了目光,垂涎三尺的模样惹得执明心头痒痒的。
执明做菜到底好不好吃呢?慕容离用实际行动表示,执明做的饭菜真的很好吃,他甚至都怀疑执明不是剑客而是个厨子。
慕容离买来的两小坛酒被喝了个底朝天,执明的酒量极大,一小坛酒不在话下,慕容离确是脸犯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盯着执明,憋了半天吐出一句:“执明,二傻子。”
“你喝醉了。”执明起身扶住摇摇欲坠却还要逞强的人,温声哄道:“我扶你去睡觉好不好。”
慕容离小嘴一撅:“不要!我不要睡地上了,今晚换你睡地,我睡床。”
执明因为受伤的缘故占了小居唯一一张床,慕容离每夜都是在书房打地铺睡的。这人原来这么记仇啊,执明觉得慕容离当真可爱极了。
他顺着哄着:“好,今晚你去床上睡,我睡地。”
怀里的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身子也软了下来全部依靠在了执明身上。执明长臂一捞,将人打横抱起。
知道慕容离消瘦,可真正抱起来的时候,执明还是被惊到了,看来以后还是得自己下厨,好把这人养出肉来。
将怀中的人轻轻放下,替他除了鞋袜,又仔细盖好了被子,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却被人扯住了衣服。
执明转身,刚刚还沉睡着的人坐起在床上,拿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嗓音也是软软的:“别走。”
执明想着别人喝醉耍酒疯,这人喝了酒原来是要耍小孩子脾气的,他顺势坐下来安抚他:“我不走,你乖乖睡觉。”
“嗯。”慕容离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执明去拉被他踢开的被子却被人一把勾住了脖子,猝不及防的被压在了床上。
执明皱眉:“阿离?”
慕容离坐在他腰上,慢慢俯下身,及腰的长发滑落到执明脸上,软糯的嗓音带着点魅惑:“我救了你,你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白玉般的手指不轻不重戳在执明胸口,“你说你用什么报答我,嗯?”
执明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慕容离这般动作自然会勾起他的心火,他勉强压制住欲望:“我身无长物,你想我怎么报答?”
慕容离轻笑起来,身子渐渐压低,带着酒气的鼻息喷在执明脸颊上,微凉的之间游走在他眉间,最后落到薄唇。
“我看你长得也算俊俏,不如…以身相许?”反正长得不赖,自己也不吃亏。
“这可是你说的。”

评论

热度(29)

  1. 周周♚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