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春秋不候失路人]

      (1)
清明前后下了几场细雨,浮玉山的小径旁陆陆续续冒出许多春笋来,慕容离祭拜完故友,回小居的路上刨了几支新鲜的春笋,想着中午可以烧一盘油焖春笋,这个时节的竹笋最是鲜嫩可口了。
山间的小路在雨后有些泥泞,慕容离走得有些快,脚下一滑,下意识去抓一旁的树枝,手中提着的篮子翻了几转滚下了一旁的土坡。
真是倒霉,慕容离百般不情愿,但想到自己空荡荡的肚子,还是决定下去找回篮子和春笋。
一支,两支,三只…..五支,慕容离记得自己一共刨了六支的,再往前寻寻,不知怎么竟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会是野兽吧,这深山野林的也说不准。素手摸上了腰间的古泠萧,小心翼翼将走路的声响放到最小。
野兽没见到,倒是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慕容离上前探了探那人鼻息,啧啧啧,这么高的悬崖摔下来竟然都没死,算是命大的。
“喂!”慕容离踢了踢躺地上的人,没反应,转身想走,脚腕却被一股大力扯住,慕容离转过身,地上的人依旧是紧闭着双眼似乎还在昏迷中,可这手上的力却大的出奇。
“好好好,当我做善事,救救你,你先把手松开啊。”
话音刚落,脚上的阻力一下子消失,慕容离任命地扶起地上的人,今天真是不宜出门,竹笋没捡到,倒是捡回个半死不活的人。


慕容离独自在山间住惯了,忽然多出一个人来,难免觉得别扭,好在那人一直昏迷着,也不用他太操心。每十日,慕容离都会一大早就从小居出发,带着自己的书画作品下山去交给一家书画店的伙计,他的画作卖得还算不错,所得报酬养活自己也算是绰绰有余。

在床上躺了整整七日的人终于醒了过来,刚想起身,却使不上一丝力气,他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全身被包扎得像个粽子一般,白色的纱布毫无规章得缠在胸前腰间还有四肢,或紧或松,总之没一处看得过眼的。正当他叹息着盘算该怎么起床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片白色的衣角先飘了进来。
慕容离刚从山下回来,路过集市的时候顺道采买了些食物,回到小居后将米下了锅,想着等饭熟还要一段时间,便打算回房收拾一下衣物。没成想一进门就看到床上半死不活的人正睁着一双豆豆眼盯着自己。
“你…你醒啦?”他说话突然不利索起来,八成是被吓的,谁一转身发现有双眼直勾勾盯着自己却不害怕的。
床上的人不说话,还是这么盯着他,慕容离被他盯得发毛,这人不会是个哑巴吧,那也是很惨了。
慕容离朝他投去怜悯的目光,那人就在这样的目光下开了口,带着久睡的沙哑:“扶我起来。”
慕容离瞬间打脸,呆愣地张了张嘴:“哦。”


充当饭桌的木桩子上摆着一碗米饭和一碟青菜,对坐的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慕容离实在心疼饭菜凉了先开了口。
“那个,我以为你没醒,所以只准备了我一人的饭菜,不好意思啊。”
言罢还瞅了瞅对面的人,生怕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解释,以为自己故意要饿着他。
“你吃吧,我不饿。”对面的人一直都是一副冰山脸,很高冷的样子,但慕容离一看到他额角垂下的那撮紫毛就特别想笑。
慕容离一早便跑了趟集市,现在早就饿了,见对方说不饿,心安理得端起饭碗就大快朵颐起来,丝毫没注意到对面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咕噜~’奇怪的声响在两人间冒了出来,慕容离不好意思的停下了扒饭菜的动作,将一张小脸从碗筷间露出来,刚刚这声音很耳熟啊。
‘咕噜噜~’,这一次慕容离找到了声源,就是自己对面端坐着的人的肚子。
“你…你吃吧,”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慕容离将手中的碗推了出去。
对面的人看着他一脸忍痛割爱的样子,冰山脸第一次出现了裂缝。
慕容离恼了:“喂!你笑什么啊,嫌弃的话就直说,有这么好笑吗?”
“我叫执明,不叫‘喂’。”冰山脸恢复正色,“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离。”
冰山脸沉默了一会儿:“慕容离这个名字太拗口了,以后我就叫你阿离。”肯定的语气。
。。。什么情况,我们有这么熟吗?慕容离表示很迷茫,于是他决定转移话题。
“饭菜不够了,我去煮饭。”慕容离伸手去端盘子却扑了个空,再一眨眼,那盘青菜和他吃剩下的半碗饭都到了冰山脸手里。
不是受伤了吗?这伤员怎么比他这健康人还敏捷?
执明见慕容离一脸懵,心情大好,“我吃你剩下的就好。”
毫不迟疑地夹了一筷子青菜合着米饭扒进嘴里,然后冰山脸出现了第二条裂缝。这饭菜。。。欸,早知道就再忍忍了,都怪这不争气的肚子。
在慕容离的注视下,执明面无表情的吃完了所有饭菜。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