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五
近些日子有陵光的悉心照料,慕容离不再那么虚弱,终是记起了那支许久不碰的古泠箫,唤了庚辰将萧拿来,正好陵光过来,摇头示意庚辰,慕容离不明,“庚辰,把萧给我。”陵光走近慕容离,“阿离,你的手还未痊愈,等好了我们在吹箫,好吗?”慕容离摇头,“陵光,你别骗我,我知道我的双手已废,我只是想试试。”陵光拗不过他,终是将箫递给慕容离,慕容离动了动右手,忍着刺痛,倾尽全力想要握住箫身,忽然脱力,箫掉在地上,“哎!”慕容离叹气,“果然如此,罢了。”
陵光怕他心里难受,出言安慰,“没关系的,阿离。”“我没事儿”慕容离语气淡然,没什么起伏变化。
“对了,庚辰,将上次买的香囊拿过来给陵光。”“什么香囊。”“是我为你买的,你看看可还满意?”陵光拿过香囊,看了看,闻了闻,“我很喜欢,谢谢阿离。”
“副相大人,王上要我来找你,说是有事相问,请跟我走一趟。”突如其来的召见,不知所谓何事,陵光将香囊收好放在身上,慕容离面露忧色,陵光抬手抚上他的脸,“没事儿,别担心,我很快回来。”
陵光跟着那人离开,慕容离的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次召见不会有好事发生,甚至觉得陵光这一走,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庚辰,你说陵光不会有事吧?”“阿离,你放心,没事儿的。”“可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办?”“不会的,别担心,陵光是副相,能有什么事?你别想太多。”慕容离的心始终被揪的紧紧的。
“王上,副相大人到了。”执明转过身,“你退下吧!”“臣告退。”“臣参见王上,王上召见臣所为何事?”执明笑笑,“陵光,本王问你,这次大胜归来,真的是你打出来的吗?”陵光惊恐,“王上,何出此言,臣在边界耗时一月时间,王上也是知晓的。”“本王自然知道你的忠心,可是拒探子来报,说有人看到你与敌方将兵私自会面,你当如何解释此事。”“王上,臣对王上衷心耿耿,为我众多百姓着想,倾尽全力博得平安和平,王上所言之意,是在怀疑臣是奸细吗?”“不是怀疑,是的确如此,本王这次派你前往边界,实是为了试探你的衷心,却有了意外收获,竟让本王派去的探子汇报你与他人会面,说,你究竟是不是奸细?”
“臣从未做过勾奸之事,望王上明查,还臣清白。”“你觉得还有什么好查的,人证都在,你还想抵赖不成,来人啊,将陵光打入大牢,择日问斩。”

评论(2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