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
王后走上前来伸手扶起慕容离,脸上的笑意未曾褪去,让慕容离十分不自然。
“多谢王后,此事……”“是本宫意外得知的,此事本宫绝不外传,慕容公子大可安心,这孩子是何人的?”
看来她只是得知慕容离有了身孕,并不知是何人骨肉,慕容离索性借着自己的身形优势,加上宽松的衣物撒了个难以圆回的谎,当时慕容离并不知晓这个谎会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孩子,自是副相的亲生骨肉。”“阿离”庚辰听闻惊呼。“庚辰”慕容离一声怒喝,庚辰纵使有言未尽,也不再说下去了。
慕容离换上与世无争的笑容,“王后,今日前来所为何事?”王后笑答“自是来寻慕容公子讨教讨教。”慕容离忽的想起前些日子王后说要讨教自己的箫艺,当日只以为她是随口一说,不曾想还当真了,也罢,既然来了,总不能将她赶出去。
了解她的目的后,便吩咐庚辰去取古泠箫来,久违的触感,想来自己好似是许久不曾吹过了。
“这箫已许久不吹,多少有些生疏,王后莫要怪罪。”“无妨。慕容公子吹了便是,有何怪罪?”慕容离微微颔首,执起箫身,悠扬灵动的箫声渐渐想起,每一个音符好似都飘荡在各个角落,在空中久久不去。
一曲完毕,王后恰当的拍了拍手,以表赞赏。“草民献丑了。”“这怎么能叫献丑呢,慕容公子的箫声在这世上无人能敌,公子莫要谦虚才好。”“草民多谢王后夸赞。”
王后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跟慕容离聊到深夜才回去,慕容离送走王后也很快睡下了,难得今夜睡得安稳。
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天气不冷不热,慕容离这一觉睡到了次日晌午才悠悠转醒,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慕容离叹了口气,他还总侥幸着哪日醒来便能重见光明,现在才知道是永远也不可能了。
慕容离正在用膳的时候,几个侍从献上一些小物件,庚辰定睛一看,净是些小婴儿的小衣服,小裤子,还有些精致的玩具。
慕容离交代侍从谢过王后美意,侍从离开后,慕容离拿起一件小衣服,摸索的勾勒着布料的轮廓,嘴角满满的爱意。
慕容离描摹着手感光滑的衣料,心头泛起一阵阵的酸涩,倘若自己没有失明,那孩子的衣服是不是可以自己亲力亲为呢?想到这,泪水簌簌落下,庚辰慌了神,忙上前询问,慕容离又说着没事儿。
庚辰紧紧蹙眉,他心疼眼前这个可怜的人,忽觉上天不公,为何要让他遭受如此劫难,为何那些十恶不赦之人苟活于世,为何明明与世无争的人要处处坎坷,荆棘丛生。
王后与慕容离一回生两回熟的,王后要与慕容离到民间集市上玩上一玩,执明最初是拒绝的,可是拗不过王后的苦苦哀求,最终派了精兵随行,确保万无一失。庚辰扶着慕容离上了马车,两人共乘一辆。而王后与精兵走在前方,此刻的慕容离对于前方的危机浑然不知。
王后找了个空当,与随从耳语几句,那随从会意点头,继而离去,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恐怖而肆意,“慕容离,你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好好享受吧!”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