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七:
陵光独自一人来到执明寝宫外,正欲上前便被人拦住。陵光瞥了眼殿外的侍卫,缓缓开口“我要见王上,麻烦通报一声。”侍卫转身进殿又返回“王上有请”,陵光这才大步往里走。
执明已等候多时“你来做甚?”陵光拱手行礼“王上,我有一事相求”“讲”“我可不可以把庚辰带进宫里?”“为何?”
执明的疑问在陵光意料之内,于是他说“阿离已是双目失明,我怕我有事不在时他会无人照料,王上意下如何?”
失明?怎么会呢?执明再惊讶也没有丝毫失态,转念一想,也好,反正陵光今后也不会有太多时间照顾他了。
“本王准许”“谢王上,若无它事,我……”“稍等,本王还有一事相告,本王念你当初治理天璇有方,故决定封你为副相,日后便辅佐本王料理天下各事”陵光听后不免有些惊讶,执明看穿他的疑虑“本王信你”陵光见势不再驳他的面子,只好答应下来“多谢王上器重,臣定不负王上所托,臣告退。”
在陵光出殿之时,王后正巧过来,陵光行礼后离开。
“泽兰,你怎么过来了?”“王上,臣妾是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哦?是什么?”王后颔首一笑“臣妾今日得知,臣妾腹中有了王上的骨肉。”“什么?当真?”执明大喜,将慕容离失明一事抛之脑后,让王后就坐。
陵光回到偏殿,正巧看到慕容离双手在空中摸索,像是要找什么东西。陵光人未到声先至,“阿离,你要什么?我拿给你。”这时已到了慕容离身旁。“我想喝水,陵光”“好,你乖乖别动,我给你倒水。”慕容离点点头。
陵光将杯子递给慕容离,许是口渴了许久,不小心呛了一下“咳……”陵光立刻抬手为慕容离顺气,情况非但没有减缓反而愈重。
慕容离苍白的手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喉咙一甜,“噗……”一大口黑血喷涌而出。“阿离,阿离,你怎么样,别吓我,阿离,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刚刚苏醒的慕容离再次陷入昏迷。
安置好了慕容离,陵光只好再次前去寻医丞,这次医丞的反应与上次大大不同,执明刚下了旨封他为副相,谁还会对他不敬,可陵光此刻心里装的只有慕容离,医丞匆匆随他到了偏殿。
医丞搭上慕容离的手腕,颔首,轻叹了口气,继而摇头。这一系列动作让陵光看了心下恐惧“他怎么样了?”“副相大人,慕容公子他快撑不住了,他的身体在加速衰败,恐怕……”“恐怕什么?”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