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三:
自从上次从执明那里离开,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倒是医丞来偏殿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你现在是第三个月,一定要处处小心,胎息稳定,只是胎儿偏小,你的身体不好,毒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厉害,更要多补些营养的”“好,多谢”。
医丞对慕容离上心,是因为他断定此人对王上来说意义不同,即使王上没有明说,明眼人还是看得出来的,就连他腹中的孩子也应该是王上的。
待医丞走后,慕容离取过古泠箫,走到窗边,缓缓执起箫身,吹起那首久违的曲子。一曲完毕,外面竟飘起了雪花,今年的雪来的好迟。
雪越下越大,不一会儿便铺满了整片地面“宝宝,我们去看雪吧”慕容离取了披风,一打开门便有雪花飘了进来,慕容离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缓了一会儿后,他踏出大门,不知不觉来到了花园,这里的花差不多落尽了,唯有花园最深处的花在开着,慕容离走进一看竟是-----羽琼花。
回忆瞬间在这一刻解锁,当年执明为了哄自己开心,从极远的地方移植过来,可惜当时自己连看都没多看一眼,而现在反而想回到当年。
慕容离走近摘了一朵,放在鼻子下问了问,好香。
“你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慕容离转过身,将花往身后藏。“本王在问你话,你在做什么?”慕容离将头侧到一旁,不吭声。
执明快步走向他,身旁的两人将慕容离双手钳在身后,粗鲁的行为让慕容离不满“放开我”。
“启禀王上,是羽琼花。”侍从双手递上羽琼花,大气不敢出,这宫里的人哪个不知道羽琼花是执明的最爱,这人竟敢擅自摘花……
“啪”一巴掌落在慕容离脸上,很快红肿一片“谁准许你可以碰本王的东西了,嗯?”慕容离抬起头,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别用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本王,恶心”泪水不争气的掉下来“你们把他送回偏殿,从今以后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准他踏出偏殿一步”“是”
侍从把慕容离押回偏殿,留下一人在门外守着,另一人去禀报执明,不一会儿的工夫,有四个侍卫守在门外。看着如此境况,慕容离轻轻一笑“执明,你就这么怕我跑了?”
慕容离抚了抚小腹“宝宝,饿不饿?”恰好有人送了食物过来,慕容离拿起筷子夹了菜,还没来得及放进嘴里,便一直干呕起来,因为什么都没吃,所以只吐了些苦水出来,紧接着喉咙涌上温热的液体,剧烈的咳起来,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