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西月沉

第一章
残阳如血,余晖撒在城头,城下仍冒着白烟的寸寸焦土和层叠交错的尸体昭示着刚刚结束的战斗的惨烈。
年轻的君王身披玄色斗篷立于尸山血海中央,右手握着的长剑上还未凝固的血液顺着剑槽汇聚下流,在剑尖凝成一滴血珠落入尘土。
身后,侍卫模样的人小跑而来,跪地,“王上,南宿王要求见您一面。”
执明将手中长剑一扔,声音寒如玄冰,“屠城。”

三个月前,天权王执明亲率大军过越支山直捣南宿王城,就在今日一战之后,世上再无南宿国。
执明推开殿门,毓骁就坐在大殿正中的王座上,仿佛已经等了许久。
“毓骁国主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日?”执明负手立于丹陛之下,微微抬头看向上方之人。
毓骁笑了,“成王败寇,本王无话可说。如今只求你一件事,放过我南宿百姓。”
执明眸中浑浊,“晚了。”轻巧二字却令毓骁如遭雷击。
“执明你这个疯子!滥杀无辜,必遭天谴!”毓骁从王座上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执明面前,喉中腥甜喷涌而出,毒发了。
他指着眼前的人,眼中尽是嘲讽,“执明,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呵呵,你输了,你赢尽了天下却输了他,哈哈哈,输了他!”
执明将匕首刺入毓骁心口,“本王不会输,他,一定是本王的。”



慕容离醒来的时候,只消片刻就意识到自己身处向煦台,聪慧如他,将事情前前后后思索一番就大致明了了。就在半个月之前,他在瑶光王宫中遇到刺客袭击,一片白粉铺面而来之后,紧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再一醒转,就身处于远距千里之外的天权王宫之中。向煦台伺候他的宫人嘴巴闭得严实,没有泄露给他一丝一毫有用的消息。慕容离只得劝服自己安下心来,等到执明来见他。
这是慕容离第一次失算,足足等了十日,执明都不见踪影。直到第十五日,执明终于出现在了向煦台。

“慕容国主,别来无恙。”执明一身刺金玄衣缓缓步入殿中。
慕容离刚想说出口的话顿时梗在喉间,执明唤他慕容国主,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之人眼中的疏离淡漠,慕容离心下凄凉,他们终究走到了这一步。
“慕容国主怎么不说话,可是我天权王宫的奴才不懂事没侍候好。”剑眉一挑,君王威仪无声蔓延,“来人,把向煦台的奴才都拖出去砍了,换一批新的来。”
殿外顿时一片哀嚎求饶之声,执明不以为意,勾唇一笑看向坐于棋室的慕容离,“慕容国主可还满意?”
“够了。”慕容离陡然出声,他突然觉得面前的执明很陌生,陌生的让他害怕。
“呵”,执明一声轻笑,突然一掌抚开棋室珠帘快步上前,一手捏上那人精致的下巴,仔细端详着面前人,执明暗自嘲讽,就是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蛊惑得自己心甘情愿奉上一切差点一无所有。
“够了?慕容国主手上的亡魂难道还少吗?”颀长的身躯压下,阴影笼罩了慕容离,他听见他在他耳边一字一句道:“慕容离,你欠本王的,本王会一一讨回来。”
瞳孔骤然缩紧,执明欣赏着手下之人一惯的冷静镇定一点点破碎,不可置信,恐慌漫上那双沉静如水的眼眸,刺得执明心头一颤。
他看着慕容离的薄唇开合着,“执明。”
一声轻唤,掐着下巴的手几不可见的松动了几分,执明放开桎梏着慕容离的手,转身离开。
“慕容国主最好不要惹怒本王,否则整个瑶光都会因此陪葬。”
他步履匆匆,犹如落荒而逃。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