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春秋不候失路人

第七章
书房东面角的香炉腾起叠峦的烟雾,今日这凝神香好似没有什么作用,执明掂着手中的奏折有些心不在焉,说不上来哪里出了问题,只是莫名的心绪不宁。
内侍小胖小跑着进殿,气还没喘匀就开始说话:“王上,浮玉山来的信。”
捕捉到浮玉山的字眼,执明站起身隔着御案一把夺过小胖还未来得奉上的信件。
“什么!小居遭人袭击,阿离下落不明!”梨木的桌案在执明的掌下发出沉闷的一声响,薄薄的信纸被揉成一团。
执明强压下心头的不安:“子煜,立刻召集宫中禁军随本王前往瑶光。”
子煜拦住执明:“王上三思,明日清晨便是大军出征之时,若是王上不在。”
执明拔高声音:“不必再说了。”
“王上若是执意如此,就不怕寒了天权将士和百姓的心吗?”
子煜的话如一记重锤敲打在执明心上,他怎么又忘了,如今的自己已是天权的一国之主,是将士的信仰,是无数百姓的希冀,却不可以是慕容离的执明。
最初的奋不顾身终归于寂默,坚毅的君王微红了眼眶:“传令下去,明日整军发兵郢川城。”
子煜领命,转身欲走之际,听得执明在身后艰涩道:“传信给方夜,一定要找到他。”
跨过门槛的时候,子煜忍不住回头,书案后的背影依旧挺拔却平添了几分落寞和颓然。

一夜无眠,烛火摇曳间,清冷之意寸寸而至,厚重的铠甲泛着霜色,凌厉剑眉间落满了愁思。
“阿离,你会理解我的,对吗?”
明知道无人回应,却还是忍不住,忍不住去想念去牵挂。
房间的门被打开,子煜踏进房内,“王上,我们该走了。”
握上星铭的一瞬,执明深吸了口气,将眼底的脆弱尽数压下,再一睁眼,便又是那个杀伐果决的天权王。


箫音绕梁,余音不绝,道不明的凄楚,又恰似吹箫人心头剪不断的思绪。
剑法与箫声相合,毓骁一身束腕劲装,剑势如虹,锋芒乍现。
他收回剑:“身体可好些了?”
古泠萧离了唇,慕容离道:“无碍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见对方的目光又飘向远方,毓骁心下有一瞬的低落,他既不愿说,自己不问便是。
“你若是无处可去就在这儿住下吧。”
慕容离微微点头,箫声从指尖倾泻而出,毓骁按下心底的疑问,随手挽了个剑花,却再也合不上箫声的调子。


毓骁自言是南宿来的商人,到瑶光来是想做笔大生意,因此经常早出晚归。慕容离习惯住得清静些,正好毓骁给他安排的房间正是府中最静谧之地,下人也似乎事先得了吩咐,从不轻易去打扰,吃穿用度上也是用了心的,时日一长,慕容离倒是对毓骁多了几分好感。
这日毓骁难得在晚膳时分前回了府,一回来就去了慕容离房内。
毓骁轻叩门扉,听到里面的箫声停止后传出一声请进,才推开房门进去。
古泠萧被搁置在小几上,慕容离坐在小几旁的的矮座上,见是毓骁,一向清冷的眸中倒是有些诧异:“萧公子有何事?”
毓骁一路而来都是用商人的身份来作掩护,慕容离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毓骁告诉他的也只是个化名——萧玉。
即使同府相处多日,见到慕容离之时却仍会心弦颤动,毓骁错开目光:“今日是中秋佳节,听管家说今夜城内会非常热闹,萧某还从未在中垣过此佳节,不免有些好奇心痒,特来邀请慕容公子共游。”
原来今日已是中秋了,果真是时光如梭,白驹过隙,慕容离心下喟叹。毓骁见他眸中又冷了几分,想来今晚要独自一人欣赏这瑶光中秋之景了。
正待他犹豫着是否当即告辞离开的时候,慕容离忽然开口:“萧公子盛情邀请,慕容自是遵从。”
毓骁意外地抬头;“那好,我先去吩咐下人准备晚膳,用过晚膳后我们便出发。”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