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春秋不候失路人

第六章
天权王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薨逝,太子执明登基称王。郢川的战事依旧是天权新王的一块心病。


暮色四合,慕容离从集市回来的时候天空飘起了细雨,透过参差的枝叶,隐约能见小居门口立了个黑色的身影,他蓦地加快脚步,却在看清那人面庞之后戛然而止。
“公子总算回来了。”方夜将准备好的雨伞移到慕容离头顶。
慕容离应了一声,随着他进到小居内,方夜已经做好了晚饭,趁着他去厨房端菜的空隙,慕容离的眸子黯了黯,暗笑自己怎会将方夜当作那人。
忙活了大半天,慕容离早早便歇下了,夜间沉睡之际,隐约听见外面有轻微响动,刚穿上衣服,叩门声急促得响起。
方夜的声音透过房门传进来:“公子?”
慕容离打开门,方夜低声道:“我们被盯上了。”
“对方有多少人?”
“方才听林间响动,对方人手不在少数。”
两人正思量如何脱身的空当,黑夜中锋芒陡现,方夜一把推开慕容离,转身之际只听得有什么嵌入木制门窗的声音。
方夜拔剑在手,院落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批黑衣人。
雨愈下愈大,喷溅的鲜血混着冰冷雨水在泥地上蜿蜒,复又被新的血液覆盖,再被雨水冲刷。
两道身影在林间穿梭,不远处的杀手亦是紧随其后。
“公子快走,我来拖住他们。”方夜甩开慕容离拖着他的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群杀手显然是有备而来要取慕容离的性命,方才缠斗之际他已经身受多刀,再跑下去也只会血流而亡,若是留下来倒还能抵抗一段时间,保得慕容离安全。
慕容离没想到方夜会存了这种想法,当即否决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公子,方夜的使命就是保护您,”少年的眸子透着坚定,“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慕容离拔出燕支,萧中剑的锋刃倒映出他的的绝代风华,方夜听到清冷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慕容离不是会抛下朋友独自苟活的人。”

湿透的衣衫紧贴着肌肤,飞溅到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鲜血,燕支饱饮鲜血,慕容离也在一次次挥剑中逐渐失了力气,腰间的伤口还在不断渗血,意识也在逐渐模糊,他强撑着一口气又跌跌撞撞走了许久,哗哗的雨声掩盖了所有的声音在慕容离耳边放大,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最终又归于寂静。



瑶光城内一处宅院内,一盆盆血水从房内被端出来,医丞背着药箱刚迈过门槛便听见里面一声含怒的呵斥。
医丞加快了脚步,宫人敛了珠帘让人进了内室,见到榻边站着的赭服金冠的年轻男子,立刻下跪行礼。
还未开口,年轻男子就抢先发声了,“不必行礼了,救人要紧。”
医丞只愣了一下,立刻起身来到榻边,打开药箱拿出脉枕置于被子中露出的一截皓腕下,伸手搭上脉搏。
确诊之后,医丞转过身来道:“王上,这位公子只是失血过多,又因淋雨导致寒气入体,这才高烧昏迷,待微臣下去开个药方,煎药服下后便可好转。”
年轻男子点头,医丞背起药箱告退。侍从打扮的人又端了盆水进屋,年轻男子挥手让人退下后坐到了榻边,躺在榻上的人因为高烧脸颊泛红。
他将水盆沿搭着的干帕子浸入水中,又将浸润的帕子拧干折成条状,覆盖在榻上那人滚烫的额头。
“你究竟是谁?”
年轻男子是南宿王毓骁。瑶光隶属开阳却与天权接壤,平日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瑶光又盛产金矿,臣民精通冶金之术,因此商业也最为繁茂。毓骁此次不远千里来到瑶光,就是为了商议两国通商一事。
今日晨起正是雨后初晴,毓骁便带着几个随从到城郊外骑马散心,谁料在林中发现一人昏迷在地,他本不愿多管闲事,却在那人身边发现一块令牌,镌刻着玄武图腾的令牌。
毓骁让随从回城赶了辆马车来,将昏迷的人送到了落脚之处,又急急叫了随行的医丞前来。
“为什么….为什么…”
断断续续的低语唤回了毓骁的回忆,他低头看去,榻上的人此刻秀眉紧蹙,也不知是否因为高烧难受,开始不安得动起来。
“为什么要杀我…”
毓骁凑近他,只听清楚这么一句。
“执…明…”呓语渐渐低下去,榻上的人又沉沉昏睡过去。
毓骁低下头,宽袖中的手掌上放了块造型别致的令牌,他心中清楚的很,玄武是天权的图腾,而这令牌显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拥有者的身份又会是什么。 他的视线又落回到榻上,即使落魄流离也掩盖不住的绝尘脱俗,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毓骁有些期待那人睁开眼后的样子。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