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春秋不候失路人

第四章+第五章
慕容离醒来的时候已近晌午,他揉揉眼,叫了一声执明,却没人回应,他又唤了一声,等了一会儿,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他像是意识到什么,匆匆穿好衣服,踩上鞋子便飞快的走出屋子,小院中间站了一个人,他知道,这人不是执明。
“你醒了。”那人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仍是被慕容离的样貌惊了一瞬,难怪执明会动心,这样的谪仙之姿哪里是宫中那些庸脂俗粉可以媲美的。
“你是谁?”
“我叫子煜,是执明的…朋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瞒着对方。
“执明还是选择离开,对不对?”
没想到自己还未说出口,对方便知晓了,子煜点点头:“嗯。”惊讶于慕容离的平静坦然,他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已经离开了?”
慕容离的眼中没有波澜,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发问的人,“我救下执明时就发现他衣着打扮不俗,后又见他举止端庄、谈吐不凡,便知他绝非普通官宦子弟,江湖剑客一说更是他胡编乱造。”
子煜看向他的眼神立刻犀利起来,他内心有种直觉,这个慕容离绝对不简单。
慕容离的视线落在远处,声音也有些飘渺:“他虽然选择留下来,但我知道总有一日他会离开,回到属于他的天地。”
“既然如此,我就直言了。执明是天权太子,如今天权内忧外患,执明必须站出来主持大局,这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顿了顿,将构思许久的话说了出来:“我看得出,他很在乎你,可你必须明白,执明是储君,未来的天权王不能有真心。”他盯着慕容离恍若天人的脸庞,语气不善:“更不该有软肋。”而你,现在就是他的软肋。
慕容离没有搭话,古井般的眼睛看得子煜莫名泛起冷意,他以为是自己说得还不够清楚。
“执明既然选择了江山,你也该明白日后即便你入了宫在执明眼中也不过是三千佳丽中的一个。”
慕容离轻笑起来,语气带着嘲讽:“慕容离从不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东西。”
“他既选择离开,便不再是我的执明。你放心,我不会多做纠缠。”
慕容离从不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握不住的沙,就扬了吧。
“这是他留给你的信。”
子煜将执明写好的信递过去,慕容离的目光只是一扫而过,没有停留,“不必了,你替我带句话给他,我愿与君绝。”
未曾想他竟是如此决绝,子煜想起执明离去前看向木屋的那一眼,也似慕容离般决绝,他忽地有些感慨,深情敌不过缘浅,命运从来作弄人。
他拍了拍手,暗处走出来一个黑衣劲装少年,“这是方夜,你若有事就嘱咐他去做。”
慕容离静静伫立着,目光远眺,子煜见他这副模样,也不再打扰他,默声离开小居去追赶执明。


天权王城风云诡谲,天权朝堂一直分成三派,一派以太傅为首支持正统太子执明,一派以威将军为首扶持三皇子,剩下的就是墙头草一派。现今天权王病重,太子执明在月前于开阳一役中下落不明,朝中原先摇摆不定的大臣纷纷投靠三皇子一派,太傅翁彤被诬陷下狱,太子一系已处下风,天权王城上空一片阴云密布,随时有变天的可能。

“昨日前方传来军报,开阳飞隼部队夜袭郢川城,我军伤亡惨重,郢川城快要守不住了,吴将军请求派兵支援。”
“这可如何是好,郢川一破,王城就再无屏障啊!”
“请求支援?王城内已无兵可调,离郢川最近的纪城军也要七日才能赶到,远水解不了近渴,怕是来不及呀!”
“谁说无兵可调,禁军就在王城之内。”
此话一出,朝堂内寂静了片刻,复又沸反盈天起来。谁都知道禁军一直都由太子掌管,调动禁军的一半虎符也在太子手中,如今朝中能领军之人都是威氏一系,现在提出来要调禁军去往前线,其中深浅可见一斑。
“各位臣僚,王上至今卧病未醒,太子殿下又不知所踪,这军情紧急,还需早做决断啊!”
“依我看,现下朝中最有资格主持大局的便是三殿下,我陈镜愿以三殿下马首是瞻。”
三皇子一派立刻有人附和,片刻之后,朝内支持三皇子摄政之声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太子一派。
三皇子和威氏面上得意之色难掩,正当以为大局已定之际,大殿朱漆大门被从外面推开,刺眼的阳光照进来。
低沉却醇厚的声音在大殿响起,“孤竟不知孤这东宫太子已成虚设了。”
在看清来人的一瞬,三皇子脸色骤变,这执明竟还有命回来。
执明一身玄色睚眦刺金王侯袍,眉宇之间不怒自威,他一步步踱步至玉阶尽处,转身之时带起袍袖飞扬,负手而立,一双龙目扫过堂下众臣,一时间大殿内鸦雀无声。
“太子殿下既已归朝,朝中大事当由殿下主持,出兵一事还请殿下裁决。”
执明沉吟片刻道:“孤已经派子煜去纪城调兵了,援军三日后便能到达郢川城。”子煜在寻找执明的途中听闻郢川告急,便折回去了纪城一趟之后才找到执明,若是行军加快,三日之内便可支援郢川。
天权王病重,太子摄政名正言顺,三皇子一党再不情愿也只得按捺下来,执明的出现令原本就焦灼的局势愈发严峻起来。



东宫书房内,连日来的军情急报积了半张书案,小胖巴巴的将热了三遍的晚膳端到书案前,只希望主子能吃上一两口也好,只可惜太子爷不领情,挥挥手让他退下,连着晚膳一起。
小胖暗自叹了口气,走到门口的时候碰上刚赶回来的子煜,子煜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多问了一句,小胖往后看了一眼,确定执明没空朝这边看,才凑到子煜耳边低声诉苦:“殿下散朝后便一直在书房看奏报,午膳也没用几口,这不连晚膳都不肯进了。”
子煜想了想,嘱咐道:“你去厨房熬一碗参汤来,也好让殿下醒醒神。”
小胖领命告退,子煜进到里面,执明抬眸见一片翠绿的衣衫,视线离了手上的奏报,“子煜你回来了。”
“嗯。”
“阿离,如何了?他有没有什么话要你带给孤?”
子煜犹豫了一瞬:“方夜会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他说…会等你回去。”在这关键时刻,子煜觉得还是不告诉执明为好,免得乱了心,一步走错,那就是满盘皆输的下场。
执明安下心来,“太傅一事你查的如何?”
“太傅之事本就是三皇子有意为之,所立罪名细查之下便能发觉漏洞百出,现在你回来了,三皇子那边应该很快会抛出替罪羊来将此事遮掩过去。”
执明冷哼:“谅那些宵小也不敢明着与孤作对。”
“那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执明两指轻叩书案,眸中晦暗不明:“攘外必先安内,这天权的朝堂也该换换血了。”
子煜有些担忧:“可王上仍在昏迷中,你现在动三皇子一系难免落人口舌,是否太早了些?”
“威氏的兵马再有两日便会抵达王城,我们若不先下手为强,来日挂在城头上的就是孤的脑袋。”
子煜垂眸,是啊,他也是一国的皇子,怎会不明白王位之争的残酷。
“子煜,今夜你就带东宫兵士进宫布置,孤会让禁军统领在明日早朝开始后围住王宫。”墨玉同眸中精光乍现,声音冷厉如修罗:“明日,孤要来一场瓮中捉鳖。”
子煜看着座上杀伐果断之人,庆幸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执明。



翌日,朝会进行到一半,天权王身边的内侍头领匆匆进殿,说是王上已苏醒,传了旨意请两位殿下前往寝殿见驾。
三皇子得了内侍的眼色,嘱咐了威氏几句后便同执明一起前去寝殿。
进到殿内,三皇子先执明一步走近内室,靠近床榻的时候恍觉不对,方才进来时没留意,这寝殿竟然没有一个人伺候。顿时心中警铃大作,他猛地掀开拢起的床帘,榻上空无一人,哪里有什么天权王。
三皇子心下一惊,转过身,执明正一脸笑意慢慢走近。
“你…你敢弑君?我要见父王,我要见父王!”三皇子一直以来不过是威将军扶植的傀儡,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立刻吓得直哆嗦。
执明好整以暇得看着自己面前惊慌失措的人,犹如猛兽在盯自己的猎物,“三皇弟别着急啊,等孤拿下了你的好舅舅就送你去见父王,如何啊?”
执明的笑落在三皇子眼中如洪水猛兽,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他手脚并用地爬到执明跟前,连哭带嚎:“皇兄,不,太子殿下,我知道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与你作对,这一切都是威将军逼迫我的,你放过我吧!”
执明厌恶的瞥了眼地上软了骨头扯着自己袍摆哭嚎的人,不耐烦的将人一脚踹开,大声喊道:“来人,把三皇子带下去好好看管。”
殿外立刻进来两个侍卫将摊在地上的人拖了出去。子煜那边,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吧。
执明回到大殿时,子煜已经领兵控制了在场的人,尽管大殿已经被大致清理过一遍,但还是有滴滴血迹残留,可想而知方才发生了一场不小的打斗。
威氏被压跪在地,见到执明更是咬牙切齿。
“执明小儿——“话音未落,一道鲜红喷涌而出,在场胆小些的大臣当即吓晕过去。
执明看着倒在地上不住哀嚎的威氏,将染了鲜血的星铭插回剑鞘。他走上前,一脚碾在威氏脸上,森然道:“再口出秽言,孤便卸了你另一条胳膊。”
“执明,等我的兵马攻进王城,我看你还怎么嚣张。”威氏忍着剧痛,咬牙吐出话来。
执明脚上用力,戏谑道:“你的兵马最快也要明早才到,那时你已经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逆臣,你猜他们是会为一个反贼背上千古骂名还是选择效忠于孤这王室正统?至于你府里养的那些私兵,怕是还不够宫门外的禁军练手用。”无情的打碎脚下人最后一丝希望,看着他眼中的怒意变成惊恐,再是绝望,当真是件享受的事。

放假了放假了,一起来造作啊!你们说,我明天要不要加一更呢!😏😏😏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