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执离]春秋不候失路人

第三章
(预警:有幼儿车出没,请大家有序刷卡上车\("▔□▔)/)
欲/火吞噬了执明最后一丝隐忍,被人撩拨至此若还无动于衷,那他还算个男人吗。
“唔~”所有的话语被一个带着掠夺性的吻封住,执明揽住身上的人一个反转,便将人压在身下。
衣衫褪尽,执明贪婪的留恋着身下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薄唇所过在上面留下点点红梅,耳边尽是暧昧的喘息之声。
在见到慕容离的第一眼,执明便动了心。他不似宫里那些只知道顺从和献媚的**。他善良,时而内敛时而张扬,他纯真得像一张白纸,美好得让他忍不住想添上浓墨重彩,可他不愿,因为喜欢,所以绝不染指。
他自恃冷静自持,毅力非比常人,却在他稍稍撩拨下悉数崩塌。
执明沉下腰,一个挺身进入了他,肩上立刻传来一阵刺痛,原是身下的人耐不住痛便狠狠咬上了他的肩膀。他克制住想要立刻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欲望,手上的动作愈发轻柔,轻轻吻在那人眼角,在他耳边低声安慰着。
身下的人总算松了口,身子也不再紧绷着,执明松了口气,他的温热潮湿包裹着他的坚硬滚烫,紧致的快感快要将他逼疯,他再也忍不住,他想要身下的人和他共赴这一场极乐盛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进来,执明睁开眼,怀中的人犹在睡梦中,长长的眼睫一颤一颤的,他低头吻上他眉间,昨夜自己不知节制要了他好几回,定是把人累着了。
痴痴地看着怀中人的睡颜,执明心中莫名满足,拥着他就好像拥有了全部,他忽然想放弃,抛弃从前的红尘纷扰,就这么在山间和心爱的人度过余生,虽简单,却快乐。


山间的时光过得飞快,执明的伤也都好完全了。每天清晨醒来,他都会在慕容离眉间落下一吻,然后看着安睡的人发出一声小猫般的嘟囔又沉沉睡去,他轻轻走出卧室去到厨房为心上人准备膳食。那一夜过后的清晨,他被恼羞成怒的人儿一脚踹到床下指着鼻子痛骂,最后他主动包揽下所有家务活计才哄得那人扶着腰肢再次安睡过去。

子煜找来的时候,执明正坐在屋外的木阶,手里正打磨着一块玉石,子煜一眼便认出那是执明随身携带的私印。
见到来人,执明一点都不吃惊,好像早就料到一般淡漠道:“我不会回去的。”
“殿下,你….”他没想到不过一个月的时光,竟让心怀壮志的一国储君自甘平庸困于这山林。
玉印被打磨成玉坠的模样,执明对着玉石轻吹了口气,沟壑上的碎末清除后依稀可见上头篆刻的字,‘执手不离’。
“便当我那日/死在开阳军箭下,这世间再无天权太子执明,你回去吧。”他将刻刀放下,收起玉坠准备起身。
子煜上前一步按住他肩膀,“三日前王上陷入昏迷至今未醒,开阳飞隼战术也未得破解之法,天权已是岌岌可危,现今朝堂上下乱成一团,你若是不出面主持,江山倾覆就在眼前!”
如今的局势可谓千钧一发,子煜只盼自己这番话能激醒执明,半响,坐在地上的人抬头,依旧是淡漠的样子。
“你说的这些与我何干。”
子煜震惊,他呆愣了片刻,突然伸手拽住执明衣领将人拉起来,“好,就算你无所谓天权如何,那太傅呢?三皇子和威氏的野心你不是不知道,太傅就在他们手里,救不救随你!”
那双沉静的眸子里忽地涌起暗潮,子煜知道执明他动摇了,太傅是他的老师,从小将他教养大,他绝不可能置太傅不顾。
“我同你回去,”执明回头看了眼屋内仍在安睡的人,“派人保护好他。”
转身的一瞬,眼底暗藏的不舍和眷恋尽数倾泻下来,他走进屋内,俯身吻在梦中人嘴角,阿离,等我回来。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