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番外甜]

(给你们的甜甜番外)
正值春季,百花争鸣,莺燕嬉闹,处处皆是蓬勃生机。
一辆马车缓缓驶于林荫小路间,光斑洋洋洒洒的铺在地面上,朦胧而温暖。
马车里,小念离趴在慕容离的怀里,时不时亲亲慕容离的脸,可惹得执明醋意满满,“念离,父王说过多少次了,不准亲你父后,知道吗?”念离冲他嘻嘻一笑,“才不要呢,父后好看至极,念离爱父后。”说完,将慕容离抱的更紧了。
慕容离看着这个孩子,脸上满是爱意。
不一会儿,穿过树林深处,尽头是一座简朴的草屋。有一次慕容离向执明提议想到僻静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再回来,慕容离此言一出,执明就立马命人建了这座不算奢华的草屋供慕容离居住。
“到了呢!”念离大呼一声,挣扎着要从慕容离怀里下来,慕容离刚把他放下,念离就撒开腿跑进院子,“念离,你慢点,别摔了。”
慕容离看着这孩子焦急的很,执明走向前轻轻揽着慕容离的肩,“别担心,孩子开心最重要。”“你还说,念离这么皮,不跟你一样吗?”执明一听不乐意了,“怎么能说跟我一样呢?”“明明就是,还不承认,哼!”慕容离傲娇的轻扬下颌。
“像我,像我,阿离你别生气嘛!”执明从慕容离身后箍着他的腰,“好,我原谅你了。”
执明激动的吻了慕容离的脸颊,这一幕恰好让念离看见,“呀……父王父后在做什么?”慕容离忙推开执明,小声责备执明,“都怪你,让念离看到了。”
而执明也只是坏坏的笑了,并为察觉自己行为的不妥,反而满意的很。
念离跑过来,扯着慕容离的衣角,“父后,念离饿了。”执明走向念离,将他抱在怀里,“小吃货,就知道吃,走,父王带你去做好吃的!”“哇……父王最好了。”念离小小的手捧着执明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
“儿子真乖,走!”执明抱着孩子走远,慕容离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无奈的摇头说,“两个活宝。”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你们去哪儿找吃的啊,回来!”
日落西山,慕容离亲自下厨为两个活宝做了一顿大餐,念离很捧场,吃了很多,小嘴里塞的满满当当,还要口齿不清的说,“好好吃,父后好厉害。”执明和慕容离看着念离可爱的样子,多想时间就定格在此刻,若他们只是寻常人家,每日都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啊!
“阿离,怎么了?”执明温柔的声音将慕容离的思绪寻了回来……
“没事儿,只是我在想,若我们每天都能过着这样的生活,该多惬意。”执明凑近慕容离,搂住他,“只要你想,我们可以经常过来,好吗?”慕容离想想毕竟他是王,还有天下万千子民,他不能把所有时间都留给自己,轻轻的说,“好。”
忽然想到念离还在这儿,转头一看,发现念离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匀称的呼吸,已是睡熟了,执明松开慕容离,小心翼翼的把念离抱起来放在榻上。
安置好念离后,执明抱着慕容离坐在榻上,将慕容离压在榻上,慕容离预感不对,双手抵在执明胸口,“你干嘛?”“阿离,念离越来越大了,他一个人太孤独,不如,我们给他生个妹妹,你说呢?”“我不要,有念离一个就够了。”
执明见慕容离不服软,打算霸王硬上弓,“我不管,我还想要个女儿,这可由不得你了,你就从了吧!”
执明动作很快,立刻褪去了身上的衣物,“给我……”“啊…你轻点。”“好,我会的。”
屋内翻云覆雨,屋外花香四溢,硕大的天空都是星星点点的光,暗夜里,只听得一句,“阿离,我爱你。”“我也是。”
此生唯爱一人,付之一切,在所不惜。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