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二十五
执明抚着孩子柔嫩的小脸儿,轻语道,“孩子,这是羽琼花,是父王最爱的花,也是你父后最爱的花。”
说起羽琼花,执明唇边的笑意便挂不住了,往事一幕幕涌现,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还只是天权的王,日日无所事事,为了让慕容离笑,他才命人从极远的地方找了羽琼花放在向煦台养着,让慕容离日日都能见着这花的娇艳,多想,再回到那个时候,他的阿离每日都在替自己处理政事,而自己也可以肆无忌惮的趴在他身边,什么都不去想,可事已至此,当初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孩子糯糯的小手抓住执明的衣襟,才唤回了执明的意识,他低头看孩子,孩子唇角上扬,甜甜的笑了。
执明看着这个软萌的小婴儿,舒心的用笑来回应他,轻柔的在孩子额上吻了一下。
抱着孩子坐在石凳上,“孩子,父王还没有给你取名字,叫个什么呢?”执明思虑许久,“就叫,执念离,怎么样?”
孩子什么都不明白,执念离这个名字包含了什么,孩子也不知道。
念离,念离,是思念慕容离的涵义,这个孩子承载着执明对慕容离所有的爱。
三年后,花园里,一个身着红衣的小小身子在花丛中狂奔,可让侍卫们慌了手脚,生怕磕哪碰哪了。
“念离。”
“父王。”
“是不是又调皮了,今日父王给你的功课做好了吗?”执明蹲下身子,将小念离拥进怀里,柔声问道。
“做好了,念离给父王展示一下成果。”“好。”执明爽快答应。
执起箫身,灵动的箫声响了起来,这箫声与慕容离的箫声如出一辙,不分上下。
念离吹的投入,执明静静地看着小念离,这孩子怎与慕容离如此相似,简直是同一个人。
清秀的面容,墨黑的长发,触人心神的箫艺,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相似。
一曲毕了,念离扑进执明怀里,用小脑袋蹭着执明的衣衫,“父王,念离吹的好听吗?”“好听,真好听,我的念离好棒!”
念离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这点也和慕容离一样,从不奢求过多的东西,“父王,念离想念父后了,父王可不可以陪念离去看看父后?”念离仰着脑袋,征询执明的意见。
“好啊,我们去看你父后。”说完,弯下腰将念离抱了起来,往向煦台的方向走去。
未到向煦台,便闻到了羽琼花的香味,“好香啊,父王,是不是羽琼花又开放了。”“嗯,是。”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