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二十四
执明命人赶制了喜服,精致的手艺,上好的面料。王宫上上下下都挂上了红绫罗缎,执明换好了自己的,双手捧着慕容离的那件大红色喜服走到他身旁,“阿离,执明帮你换上喜服,然后我们就成亲。”
说罢,坐在榻边扶起慕容离的冰冷的身子,有条不紊的为他穿衣。
须臾,华服着身着实为慕容离增添几分生气,却还是藏不住气死的煞白。换上喜服后执明还为慕容离将长若瀑布的墨发给倌了起来,一切准备就绪,满意的冲慕容离笑了笑,“阿离,你真美。”并在慕容离唇上琢了个轻轻的吻,包含了执明对慕容离所有的爱以及愧疚。
应时,王宫各处奏响了喜乐,执明和慕容离在众人的见证下与慕容离成婚,慕容离是他执明名正言顺的王后,他执明的王后仅此一人。
隔天,到了慕容离下葬的日子,纵使执明万般不舍,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慕容离躺在棺材里,继而棺身被钉死,执明忍了许久的泪终是落了下来,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悲痛欲绝,“阿离!”
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悠扬的箫声若隐若现,执明从地上猛的站起,“阿离,是阿离,他没有死,你们听见箫声了吗?是阿离在吹箫啊!一定是,一定是。”正要往外跑,众人面面相觑,各人皆知,执明只是不能接受慕容离已离开人世的事实罢了,他所说的箫声众人并未听到,不过是执明的幻觉罢了。
忽然,陵光喝住执明,“阿离他已经死了。”
执明顿时停住脚步,不再向前,“执明,你清醒点,阿离他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执明缓缓转身,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大,他看着陵光怀中的孩子,一步一步向陵光走去,“你醒醒,阿离死了,那孩子,你不要了吗?这是阿离受尽苦楚生下的孩子,是你们两个共同的结晶,你会狠心抛下他吗?”
陵光的话似是起了作用,执明抬手,眼中万般柔情,“把孩子给我抱抱。”陵光顿了一顿,才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执明的臂弯里,“小心点。”陵光不忘交代执明一声。
“他的模样好似阿离,好可爱。”也是奇怪,执明一抱,孩子便乖巧的很,不再哭闹。
执明转身往外走,庚辰正要追上执明,却被陵光拦了下来,“别去,让他好好静静。”“那孩子呢?”“放心,孩子不会有事,这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庚辰也不再说话。
执明带着孩子来到花园,骤雨初歇,花蕊叶片满是晶莹剔透的雨水,娇艳欲滴。
执明抱着孩子到了大片的羽琼花里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