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二十
“啊……噗……”慕容离吐出一口黑血,毒性已完全发作,若孩子再不出生,很可能一尸两命。
慕容离靠在执明怀里,虚弱至极,可孩子迟迟不肯出来,慕容离被折磨的气力将尽。
“王上,慕容公子体质极弱,臣怕……”“不可以,本王要大人孩子都活着。”“王上,臣可保孩子存活,可大人实在是保不住,慕容公子早在怀上孩子之前就已中毒,他硬要孕育这个孩子,并且将孩子生下来,真的很难。”
执明看着怀里的慕容离,见他薄唇蠕动,却又听不真切说的内容,执明将耳朵凑到慕容离唇边,听他断断续续的说,“执明…保孩子…我活不长了…一定要保住孩子…求求你。”
“阿离,我不要再次失去你,你不能再次抛下我,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啊……”慕容离一声凄厉的喊声,“是孩子要出来了,慕容公子,接下来,你听我说,跟着我的指示用力。”
慕容离吃力的点头,肚子阵阵发硬,“用力,快,向下用力。”慕容离竭力朝下使劲,双手想紧紧抓住身下的被褥,无奈双手残废,没有借力的地方,他只能紧紧咬住下唇,执明见他极力隐忍,又怕他伤害自己,让慕容离咬住自己的手,慕容离此刻顾不上执明是个什么身份,他拼尽全力,身子猛的一挺又泄气的跌入执明怀里。
“王上,不好了,慕容公子血崩了,王上,是保大人还是孩子?”“本王说了,两个都要。”“还请王上不要意气用事,当下情况危急,刻不容缓啊!王上!”
执明看着怀里的慕容离,心疼和酸涩充斥着他的整个胸腔,“保孩子…执明…保住孩子…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说恨,他又怎么舍得恨呢?
“不行,阿离你不能死,我们还要在一起一辈子。”慕容离笑了,一辈子,他说他要和自己在一起一辈子,执明,我也想和你过一辈子,只是,我做不到了。
“保孩子。”陵光破门而入,“你给我闭嘴,你凭什么做决定。”“凭什么?就凭我比你爱他,我比你了解他。”
我比你爱他~这句话一直回荡在执明耳边。
陵光坚定的医丞说,“保孩子。”医丞点点头,“那臣现在要为慕容公子推腹,会很痛苦,还请王上压住他的身体。”
医丞两条胳膊压在慕容离的肚子上,渐渐用力。
“啊……啊……好疼……执明……执明。”“我在,阿离,你想说什么?”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