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九
“呵,你问我为何如今才说,换做之前我没有十足的证据,就算说了,你会信吗?”执明缄默,不再说话。
“你知道吗?阿离他总被孩子折腾的彻夜难眠,他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做了什么?在他眼睛失明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我告诉你,阿离的毒已深入骨髓,药石无医,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我对不起他。”“这些对不起的话留着亲口告诉阿离吧!”“那我们快回去,去见阿离。”
“不好了,探子来报,慕容离早产,情况危急。”“什么?”执明与陵光异口同声。
执明率先上马急急往宫中赶回去,不顾街上行人的死活,他现在眼里心里只有慕容离,“阿离,你等着我,我这就回来,撑住,不要再次离开我。”
驾马到殿外,纵身跃下马背,此时已顾不得什么君王威严,向殿内狂奔,果然殿外挤满了人,见执明一来,都自动让出一条道,执明随便抓住一个人询问慕容离情况,“王上,慕容公子他从辰时疼到现在,孩子还未落下,医丞说照此下去,慕容公子可能会难产,一尸两命。”
执明听闻,再也按捺不住,破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满目的鲜红,慕容离已经暂时昏迷,高高隆起的肚子一动一动的,想必是孩子在闹。
庚辰见执明过来,先是惊讶,然后扑到执明跟前,苦苦哀求,“王上,求你看看阿离,他快不行了,你跟他说说话。”
执明跪在慕容离身旁,这个虚弱的人,曾经让自己宠着,爱着,可现在成了这副模样,是自己造成的吗?
“阿离,我是执明,我来了,对不起,我不该伤害你,你醒过来跟我说说话。”
榻上之人毫无反应,医丞开口,“王上,臣有一法。”“快说。”“臣让人去煎一碗催生药,能不能行就看慕容公子自己了。”
“好,快去。”执明猛点头,催生药端了过来,执明二话没说,自己含了一口,覆在慕容离唇上,将药一口一口渡给他。
将药碗放下,执明爬到榻上,将慕容离抱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胸口。
很快,药起了作用,慕容离悠悠转醒,执明察觉到了慕容离的苏醒,“阿离,你醒了,我是执明。”
“执明?”慕容离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等他再次确认,腹中的疼痛瞬间侵蚀他虚弱的身子。
“呃……疼……”慕容离猛的一颤,紧紧咬住下唇,已是伤痕累累。
    

[我的话,大哥发微博了,并且进要组拍戏了,开心😊]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