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七
“呃……好痛……啊……”慕容离痛苦的呻吟声不断击打着庚辰的心,“执明…执明…”慕容离颤抖着声音喊着,庚辰趴在他身旁,好久才听清楚慕容离喊的是什么。
他在喊执明的名字,庚辰想到了什么,向外跑去,果真是来到执明寝殿外,想要硬闯,却又敌不过侍卫,“求求你们帮我通报王上一声,就说有急事。”“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王上不在,你怎么就是不信啊!”“王上不在还能去哪儿?所以王上一定是不想见我罢了,那我就在这等着王上。”“王上去哪是王上的自由,而且我最后说一遍,王上真的不在,你要不信,那就在这儿等着吧!”侍卫不再理睬庚辰,庚辰见势,怕王上是真的不在,又想到慕容离孤身一人,没人照顾他,又跑回偏殿去了。
穿过热闹的集市,一座破屋横亘在僻静小巷的深处,“王上,请。”陵光下马为执明指引方向,陵光用惯用的联络方式与屋中人取的联系,众人一看还有执明,各各起了防备之心,“无妨,是我带他来的,并且今日要将所有事情全盘托出,你们都下去准备准备。”“是。”
众人离开后,陵光将执明引进屋内,“王上,想先从何处听起?”
“本王的王后究竟是何人?”陵光料到执明会先问此事,“把人带上来。”
很快,陵光的近侍将两个人带了进来,“王上,这二人,想必是不陌生的吧?”“怎么,会是你们?”
跪于地上的两人正是执明的近侍,平时料理政事,他们也都参与进来,可正是信任的人又恰好出卖了自己。
“王上,我们并不想如此,只是,我们受人指使,才不得不做的啊!”“你们受何人指使?”尽管执明心中已有答案,可他还是想证实,“是…是王后。”
什么?果真是她?怎么会呢?“王上,我们与王后乃是遖宿人,因为被灭国,我们心中有恨,想要报复,于是就潜伏在王上身边,待时机成熟,便动手弑君。”另一人开口,“我们所言句句属实,王后本是遖宿国国主毓埥的侍女,因为外出而躲过一劫,遖宿国国主生前待她极好,她便生出恨意,想要弑君。”
“可遖宿王不是本王所杀,她又为何来寻本王的仇。”“的确,遖宿王的确不是王上所杀,他是被一个名叫慕容离的人所杀,而且……”“而且什么?”
“而且,王后在得知慕容离杀害遖宿王后给他下了毒,没有解药,而慕容离又正好在宫中,其实王后背地里多次加害慕容离,这一切都是受她指使的,王上。”


[我的话:今天很开心,呵呵呵呵呵,大哥被明码标价,呵呵呵呵呵,㎞,我caonainai]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