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六
“慕容公子,副相大人他…”慕容离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陵光他怎么了?”“副相大人被打入大牢了。”慕容离猛的坐起身,腹中孩子立刻感应到了不对劲,也活动起来,此刻慕容离顾不得这些,他实在担心陵光的情况,果然还是发生了不好的事。
“为何会如此?”“是王上派去监视副相大人的探子来报,说副相大人勾结遖宿残余奸细,意欲谋反,王上将其打入大牢,择日问斩。”
“什么?陵光怎么可能勾结奸细,不行,我要见王上。”庚辰按住慕容离,“阿离,我知道你担心,但现在你自己都自身难保,怎么去救陵光呢?”慕容离情绪激动,“我不管,陵光不能有事,我一定要去见王上。”说时就已经摸索着往外去,他走得匆匆忙忙,庚辰明知拗不过慕容离,只好上前扶他,免得他摔倒。
两人到了执明寝宫外,却被侍卫拦了下来,“我是慕容离,我要见王上,麻烦通报一声。”侍卫去而复返,“王上只让慕容公子一人进去。”“什么?不可以,我得陪着他,他的眼睛看不见,出了什么事,你们…”“这是王上的命令。”庚辰言语道断,侍卫强硬的态度表明,非得慕容离一人会面,慕容离也接受了,当下最重要的是救出陵光。
慕容离在临走前在庚辰耳边低语,“待我死后,将那封信交给王上,知道吗?”“阿离。”慕容离冲他笑笑,“记住,一定要做到。”停顿须臾,庚辰开口,“好,我记住了。”
慕容离在侍卫的搀扶下走近寝宫,“你有何事要同本王讲?”执明率先开口,冷傲着对慕容离说。
“王上,草民此次前来是为了副相大人的事,王上就如此果断的将他打入大牢,可有查清楚事实真相。”执明对于慕容离的质问,十分不满,“怎么,你是在指控本王不分青红皂白就随意草菅人命吗?本王自是有证据证明陵光勾结奸细,不用你在这里质疑本王。”“王上,草民并非在质疑王上,只是,以草民对陵光的了解,草民担保陵光他绝不是奸细,草民还请王上明查啊!”“够了,本王知道你与陵光情投意合,本王心意已决,你且回吧。”
慕容离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在无声的反抗,“怎么,还不走,难道是想与陵光一同被处死吗?本王好心提醒你一下,别忘了,你腹中还有他的孩子。”慕容离顿然醒悟,是啊,还有孩子,可是,执明,你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你的啊!
慕容离终是离开了,跌跌撞撞走到寝殿门口,腹中传来阵阵刺痛感,不会…是要生了吧?
庚辰见情况不对,“阿离,你怎么样了?”慕容离弓着身子,硬是抬起废了的手放在小腹上,此刻已是满额汗珠,“庚辰,肚子,好痛,好痛。”
庚辰下意识往下看,在慕容离的衣摆下有一摊夹杂着血红的明黄色液体。
纵然庚辰再不懂此事,也知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将慕容离抱在怀里,一路上边跑边说,“阿离,别怕,你坚持住啊!听到了吗?”怀里的人早就痛得没了力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有痛苦的呻吟。
庚辰把慕容离放在榻上,“阿离,你等着我,我去找医丞过来。”说罢就跑了出去。
榻上的慕容离不断辗转,抬手摁在高高隆起的小腹上,疼痛加剧,没有一丝缓解。
庚辰带着医丞赶到时,慕容离身下的血几乎蔓延了整张榻面,身着的红衣也被血染透。
医丞查看慕容离的情况,“他这是早产,可是他气虚血弱,身体素质极差,很有可能一尸两命啊!”“不行,大人孩子都要保住,你听清楚了吗?”“好,我尽力。”
医丞褪去了慕容离身下的衣物,羊水已破,可产穴一直未开,这无疑不是个棘手的问题。
此刻在牢中的陵光,一脸平静的坐在草垛上,忽然,锁链和门框的碰撞声引起了他的注意,陵光没想到会是他。
“臣参见王上,王上这是……”陵光对于执明的到来难以置信,“陵光,本王想了想,再给你一次机会解释。”
陵光闭了闭眼,舒出一口气,打算将事情全盘托出,“王上,臣那日的确与人会面,不过,那不是遖宿残留奸细,那是臣的近侍。那日,他来向臣汇报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哦?什么事?你且说与本王听听。”“臣的近侍来报,我国境内当真有奸细存在,不过不是我,正事王上的枕边人----王后。”
执明对于这个消息持以惊叹,“你继续说。”“经查实,王后曾是遖宿国主毓埥的侍女,因不在城内,才躲过一劫,事后心中积恨,誓要复国,报仇雪恨。”
“不可能,本王不信,王后性格温吞,知书达理,怎会加害与本王呢?”“王上,若真的信我,现在与臣到城外去,自会让王上看清一切事实真相。”执明挣扎,最终选择相信了陵光,吩咐人备马,与陵光结伴出城。
慕容离情况不容乐观,一声声痛苦的呻吟,距离开始阵痛已有一个时辰,产穴只开了两指,再这样下去恐怕会难产。


[我想说的话:我最近被㎞公司弄得不开心,我不想更新了,哎,🌚🌚,简直了,我差不多是废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评论(1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