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四
陵光手中的佩剑掉落在地,“他…怎会如此模样?”陵光已来到阿离身旁,庚辰艰难开口向陵光一五一十讲述了这一个月来的所发生的一切。
陵光怔怔的摇头,蓄满眼眶的泪水终是掉了下来,砸在慕容离枕边,抬手轻抚慕容离没有血色的面颊,轻轻的,生怕慕容离会碎了一般,继而执起慕容离的手,那双手满是伤痕,关节处净是红肿,被包扎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渗血,陵光辅在榻边低声啜泣,须臾陵光抬起头,柔声说道,“阿离,我是陵光,我回来了,你快醒过来啊,我好想你,你起来跟我说说话,我有很多事要跟你说,你若能听见我的话就醒过来听我讲啊。”
慕容离还是没有丝毫反应,陵光站起身,为慕容离换了换敷在额上的帕子,额头还是滚烫,因为医丞说慕容离目前体质弱,怕药物会影响孩子,所以没有让慕容离服药,可当下看来不服药是不行的。
陵光不顾自身疲惫,亲自前去取药,亲自煎药,待药煎好后,再待到药的温度适中时,已是日暮西下。
陵光将药一勺一勺喂给慕容离,只是他现在昏迷着,根本喝不进药,陵光挣扎了半刻,终是决定以口渡药,他低声说,“阿离,我也是没法子了,你别介意啊!”说完,含了一口药汁,钳住慕容离的唇才让慕容离将药喝下,最终整碗药都是以这种方法解决的。
看着慕容离把药喝完,陵光也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能喝下药。
次日早朝上,执明不见陵光人影,询问下属,那下属说道,“启禀王上,副相大人今日有事,说是那慕容公子病重,身旁离不了人,副相走不开,就在偏殿照料慕容公子。”
执明听闻没说什么,心中泛起的痛楚被他强行压制下去。
清早,屋外的露珠晶莹剔透,“滴答…滴答…”一颗颗掉在地上。殿内的慕容离如同羽翼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眨了几下眼睛,缓解了酸涩感,他察觉到这里是偏殿,下意识的喊,“庚辰”,忽然一双温暖的手抓住他的肩,“阿离”慕容离难以置信,不确切的喊,声音却是沙哑的,“陵光”“是我”
慕容离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能不能别再走了。”“好,我答应你,不再离开你了。”慕容离点点头,嘴角的笑意从方才就一直不曾褪去。
慕容离抬手,却感知不到双手的存在,“我的手,是废了吧?”“是,不过没关系,阿离,我来做你的眼睛和双手,好吗?相信我。”“嗯,我信你。”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