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二:
慕容离忽然想到什么,唤了庚辰随自己到一旁交代了几句,告知王后自己的意图便离开了。
“阿离,我们去做什么?”“我想写封信。”庚辰不明所以,“什么信,我们回客栈去写不行吗?”“不妥,怕有人起疑,到时也不好解释。”庚辰觉得慕容离言之有理,就陪他到道旁的摊前,让先生代笔,这封信太长,足足写了半个时辰,直到慕容离想不起再写什么时,才让先生停了笔。
付了钱,庚辰扶着慕容离往客栈走去,刹那间闻到了店铺里飘来点心的香味,一时嘴馋便让庚辰去买了些回来。
回到客栈,在房门前店小二不小心撞到了慕容离,若不是庚辰及时扶住慕容离,后果不堪设想,庚辰气急说了那店小二几句,匆匆赔罪离去,慕容离也不想事情闹大,劝庚辰不要太生气。
慕容离和王后的房间在顶楼的最里侧,这个地方偏僻,倒也安静。
庚辰一夜未曾合眼,在榻边守着他,生怕他出一点差错,那样,他会恨透自己的。
隔天一早,慕容离刚醒,就得知王后无故小产,顾不得自己的身子就往隔壁房间去,因为急切,差点被绊倒。
一推开房门,直觉告诉他,这里人不多,气氛却低沉的很,还没等他开口,一个侍从便开始指证自己。
“就是他,就是他今早进了厨房,在王后的早膳里下了药。”慕容离赶忙摇头,“你含血喷人,我不曾做过那等龌龊之事。”“做没做过,一搜便可知晓。”那人不由分说走向慕容离,庚辰想上前阻止,却被精兵架住身子,动弹不得。
慕容离对于侍从的粗暴行为感到恐惧,他怕伤到孩子,在慌乱中反抗,那人怒火中烧,一把推开慕容离,慕容离重心不稳跌在门槛上,“阿离……”庚辰叫到。
手心摁在地上的碎瓷片上,额头红肿一片,因为他全力护住肚子,所以孩子没什么大事,却还是有些微微刺痛。
见侍从达到目的,精兵松开了庚辰,瞬间被释放,庚辰连忙查看慕容离的情况。
侍从手里握着一个瓷瓶,“还说不是你,那这是什么?”庚辰见状,一回想,难道,是那个店小二?
“没有,有人陷害我们,这不是我们的东西。”“休要多言,有什么话见着王上再解释吧!”
“来人,把他们给我带走。”精兵领命,将慕容离和庚辰带回马车,严加看守,前面那辆马车自然乘着王后。
慕容离心想,执明,这次,你对我的恨,怕是更深了吧!
归去的路程似乎要比离开的短上很多,接到消息的执明已经在等着,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精力去顾上自己的一举一动。
慕容离和庚辰被人带到殿外,听候发落。忽然腿部关节处被人狠狠踢了一脚,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他手上的伤还在往外冒血,额角依旧红肿。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医丞从殿内匆匆走出,边走边小声说,“王后怕是以后再也无法孕子了,哎……”
一道霹雳在慕容离脑中炸开,无法孕子,这意味着什么?下一秒,有侍从出来将慕容离和庚辰带进殿内。
殿内,执明双目凝火,好似在下一秒就要喷出来,他走进慕容离,一个巴掌扇在慕容离脸上,慕容离开始止不住的咳起来,冰凉的掌心里一片温热,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他硬生生站在那里不让自己倒下。
“说,为何要害王后,害死本王的孩子。”慕容离始终重复那句话,“不是我,我没有害王后,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执明,你信我啊,求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那也是你的孩子,我怎么会去害死他呢?
这是醒过来的王后在近侍的搀扶下走近执明,“王上,别怪慕容公子。”执明闻声转身,“泽兰,你怎么过来了,快回去歇着。”“王上,你不要怪慕容公子,他还怀着孩子。”
执明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泽兰,你在说什么,慕容离是个男子,他怎会孕子。”“王上,臣妾所言属实,慕容公子腹中胎儿乃是副相的亲骨肉!”
执明复而看着慕容离,难以置信的盯着慕容离的肚子,慕容离总觉一束目光在看向自己,下意识用袖子遮住肚子。
执明醒过来,他接下来所说的,让慕容离心死成灰,“是吗?原来慕容离是个怪人,肚子里的也不过是个孽种罢了。”
现在站在那里的慕容离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孽种?他竟然说这个孩子是个孽种,执明,你可知道你在中伤你的孩子,也罢,我说了又有何用?
“本王不杀你,不代表放过你,来人啊,上夹刑。”这下,慕容离彻底慌了,这双手,若是毁了,日后如何吹箫。
庚辰忽然跪下,苦苦哀求“求王上明查,求王上放过阿离,王上。”“查?没什么好查的,东西是在他身上搜出来的,还想狡辩什么,更何况,本王没有赐死他,已经是网开一面,不要与本王讨价还价,你还没这个资格。”
行刑之人已在旁就绪,“愣着干嘛?行刑。”“是。”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