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十一:
不知马车行了多久,慕容离渐渐睡着,直到听见嘈杂的声响,他才坐起身子,恰时马夫朝里喊了声“慕容公子,我们到了。”慕容离在庚辰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果然民间热闹的很。小贩的叫卖声,孩子的嬉戏声此起彼伏。
“慕容公子!”慕容离这才意识到王后就在自己身边,匆匆行礼。此次出行,为了不节外生枝,衣冠服饰皆是普通人家,王后自是一身富家小姐打扮,而阿离则以一身素纱白衣示众,长如瀑布的墨发并未束起,随意披散着,宛如谪仙下凡。
“本宫说过你身子不便,见本宫不必行礼。”“谢王后恩典!”
将马车安顿在客栈里,王后和慕容离同行在繁华的大街小巷,慕容离由庚辰搀扶,执明所派精兵一直随从在后。
此时已是夜晚,灯火阑珊,甚是好看,只可惜,慕容离看不到。慕容离可以察觉到的,只有不绝于耳的人声。
一行人来到一个摊位前,摊位上摆的都是些小孩子的玩具,小巧的拨浪鼓,清脆的铃铛,等等。尽管这些东西宫里不曾缺过,可是慕容离还是想买下来,至少这是自己给孩子买的,不是别人送的。慕容离拿着小巧的拨浪鼓放在耳边摇了摇,缓缓的笑了起来。这一切,都被王后看在眼里,却又一声不吭。
他们又来到另一个摊位,是浓重的香味将慕容离吸引过来,他侧过脸询问庚辰,“庚辰,这是不是香囊?”“是啊!”“怪不得,这么香!”这时小贩热情的宣传着“这位公子,您看看喜欢哪个香囊,买了送给心上人吧!”拿着香囊的慕容离顿了顿,随即恢复正常,努力扯出微笑,“庚辰,你说陵光会喜欢什么味道啊?”庚辰看出他的隐忍,心痛的喊了声“阿离!”慕容离知道他想说什么,用另一只手抓住庚辰的胳膊,力度紧了一紧,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这个细微的动作也被王后尽收眼底。庚辰只好作罢,认真的挑选香囊,最后挑了一个甜而不腻的香囊送给陵光,“那好,就这个了,等陵光回来就把这个送给他!”
一直默不作声的王后忽然插话,“慕容公子,你来帮我挑挑,王上会喜欢哪个味道的?”慕容离无奈之下帮王后挑选香囊,既然是帮执明选,自然也要认真。
最后,两人各选一个,因为顾及到两个人的身体,只好作罢,众人往客栈去。回去的路上,王后说“我看啊,是王上多虑了,派这么多人跟着,又不会出什么事,你说是吧?慕容公子。”慕容离回神,连忙应道“是,是啊!”王后嘴角勾起邪魅的笑。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