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九:
次日,已被解除禁足的慕容离还是决定在偏殿送别陵光,毕竟自己这副样子也不好见人。
慕容离不停的叮嘱陵光要一切小心行事,别逞强,保护自己要紧。陵光看着他如此担心自己,但也很开心,甚至觉得有他这番牵挂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陵光终是离开了,慕容离还是放心不下,心里闷闷的,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为了不想这些,他决定出去转转,“庚辰”“主子”听着他毕恭毕敬的语气,慕容离笑着说“我如今没了任何身份,你也别唤我主子了,你我年龄相仿,若你不嫌,大可唤我一声阿离。”庚辰没想过有一天可以与高高在上的慕容离这般相处,他改了口“阿离。”
“嗯,你可愿陪我去外面转上一转”“自然愿意”庚辰扶着慕容离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庚辰陪着慕容离来到了花园里,如今春意当头,百花齐放,好看的紧了,慕容离嗅到了浓浓的花香,紧蹙的眉也渐渐舒展开来,嘴角勾起了微微的弧度,骨节分明的手覆在不明显的小腹上,显然慕容离再次冒着风险束腹,不过这次孩子没有闹,倒是省心不少。
“王上,这里的花开的真好看!”“泽兰喜欢吗?喜欢的话,本王尽量多陪你来此处走动,可你也要注意身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要小心点。”“是”
两人的对话由模糊到清晰,若不是庚辰扶着自己跪下行礼,慕容离丝毫没有察觉到执明与王后已在面前,他的思绪停留在“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上,执明的意思是王后也怀孕了?
“参见王上”这句话是庚辰说的,等庚辰扶着慕容离的腰直起身。抬起头时,执明的心猛的一颤,他的眼睛……果然,双眸黯淡无光。
执明没说什么,倒是王后好奇的很。她一人走向慕容离,来到他的身边,看着他。
“你是何人?”慕容离判别王后所在方向,朝着她开口道“草民慕容离见过王后。”王后折回执明身旁,不禁发问“王上,他是从何处而来,怎生的如此好看,貌如谪仙?”执明愣住,继而浅笑答之“他从瑶光国而来,现住于偏殿里,不过他所吹之箫声灵动的很。”“这个臣妾知晓,上次在大典上时,臣妾陪同王上一起欣赏了慕容公子的箫艺,的确不错。”
“慕容公子,有时间我会去拜访你的,到时候你可愿将箫艺传授我一二?”“自然,草民随时恭候王后大驾。”“王上意下如何?”“泽兰欢喜便好。”“正好,也让我腹中的孩子听上一听,将来他长大了,也好说给他听听。”“泽兰说笑了,孩子才一个多月,怎会听得见?”王后羞涩一笑。
倏然,狂风大作,执明很是紧张“起风了,我们回去吧!”“好”两人转身离开。
“草民恭送王上王后。”慕容离再次俯身行礼。“阿离,我们也回去吧,看这样子怕是要下雨了,你的身子骨弱,别再染了风寒,别忘了还有孩子呢!”“那好,我们回去吧!”
果然,两人刚进了寝殿,便下了骤雨。“咳……”慕容离掩唇轻咳“阿离,你怎么样?没事儿吧?”“我没事儿,别担心我。庚辰,我饿了,你去弄点吃的来吧!”“好,我马上去。”庚辰快步往外跑,慕容离摸索到榻边,褪去繁重的衣衫,轻轻的解开缠在腹上的白绫,孩子今日乖的很,没怎么动,让慕容离省心了许多。手放在小腹上,轻轻摩挲。
“孩子,爹爹可能没办法看着你长大了,以后,陵光和庚辰会照顾你,你要听话,不可以让他们生气,好吗?答应爹爹。”孩子好似听懂了慕容离的话,伸展着小小的身躯,踢动着回应他。
感受到孩子的回应,慕容离眉间柔和,浅笑着。
庚辰托人从宫外带了些食物,平淡可口,慕容离觉着很合胃口,便多吃了些。
天色已不早,庚辰打了水给慕容离擦洗身子,倦意来袭,须臾,慕容离就已进入梦乡。
在梦里,慕容离被一株株羽琼花包围着,不远处执明怀抱着一个小婴儿,脸上满是笑容,柔声唤着“阿离,快过来,站在那里做什么?”慕容离朝着执明所在方向跑去,扑进执明怀了,轻轻抚摸着睡得香甜的孩子的脸,执明低下头亲吻慕容离的凉唇,肆意索取着他的味道。可下一秒,慕容离愣住,利器刺入身体,眼前执明的脸开始模糊起来…
“为什么?执明,你告诉我。”执明由方才的满目柔光瞬间转为猩红锐利。执明将怀中的孩子高高举起,猛的往地上一摔。
“不要……”慕容离瞬间惊醒,庚辰见着慕容离苏醒,欣喜万分。“阿离,你可算醒了,头还痛吗?”“我……怎么了?”“你夜里发了高热,睡了三天了,谢天谢地,还好你醒了。”“对不起,庚辰,让你担心了。”“以后注意点,别再病了,否则我该怎么跟陵光交代呢?”“我知道了。”
“你饿不饿,我煮了粥,吃点吧?”慕容离的肚子恰巧响了起来,“饿了”。庚辰舀起一勺,放在唇边吹了吹,“来,张嘴。”慕容离很乖的喝完了整碗粥。刚打算睡下,殿外来报“王后驾到!”
慕容离匆匆起身,前去迎接王后,“草民参见王后。”“慕容公子平身,以后不便行此大礼,小心你腹中的孩子。”
慕容离霎时间愣住,她……怎么会知道的?

评论(8)

热度(33)

  1. 周周♚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