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八(一)
慕容离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喊着庚辰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庚辰,庚辰,真的是你吗?”庚辰已是泪流满面“主人,是我,我回来了,以后我就在你身边保护你了。”“好啊,好啊,回来就好,以后别离开了,就永远都在我身边陪着我吧!”“好”
“陵光呢?怎么没听见他的声音啊?”“他刚被封为副相,近些日子应是会繁忙些,以后我来照顾你。”“也好。”
次日晌午,陵光还在与执明议论些什么。
“如今天下看似和谐宁静,可是据探子来报在边界另侧有一些游离不定的刺客逐渐形成一个团体,恐怕是遖宿残存的党羽意欲再次攻打我国。”“这种可能大大存在,王上有何打算?”“本王打算让你带领精兵赶往边界前去查看一番,你意下如何?”
执明已是下定决心让陵光带兵前去边界,又为何征询他的意见,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相,根本无法反抗君王的意愿,只能答应下来。
“臣领命”“好,那你准备准备,明日便出发吧!”“是”
“爱卿临走前可还有何心愿未了?说出来,本王都准。”执明霸气许下承诺,陵光正有一事相求,借此机会说了。
“王上,臣恳求王上撤去禁足慕容离的旨意,毕竟,他也是人。”
他也是人,这四个字如此刺耳,慕容离也是人,他也有自由。“好,本王准了,还有吗?”“没了,若无别事,臣告退了。”执明挥了挥手,陵光刚一踏出殿门一步便发现了行踪诡秘的侍从,见了自己匆匆行礼,又匆匆离开了。
陵光回到偏殿将此事告知于慕容离,慕容离听后很是哑然“为何要你前去查看,宫里这么多人为何认准了你,若真如你所言,该会多危险啊?陵光,可否不去?”陵光知道他担心自己,安慰着他“阿离,你别担心。我只是带兵前往边界,不是定会打起来。再者,王上指定了我,也是出于对我的信任罢了,我又怎能辜负王上厚望呢!阿离,我说的对吗?”
慕容离明白其中道理,“可是……”“没有可是,这段时间让庚辰陪着你,你呢!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等我回来,好吗?”慕容离终是妥协了,陵光冲他笑笑,尽管他看不见。陵光又何尝想离开慕容离呢?只是没办法,谁让执明是天下共主,自己没有任何权利干涉他的意愿,只是陵光一直都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由天而定。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