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六:
“慕容乐师的曲子可真是动听”“多谢王上赞赏”。执明兴致高涨“来人,给慕容乐师上酒”说着,执明举高酒杯“慕容乐师,本王敬你一杯”。
慕容离惶恐,自己不能喝酒“王上,草民不胜酒力,可否……”“你是不给本王面子吗?”执明口吻冰冷。
慕容离认错的跪下“草民之意并非如此,只是……”“那就给本王喝了这杯酒”,慕容离见已没有回旋的余地,迟疑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王上,可还有什么吩咐?”“退下吧”“是,草民告退”。
慕容离仿佛逃避灾难现场一般迅速离开,看出他的不对劲,陵光跟着他往偏殿走。
慕容离忽然站住脚,痛苦的弯下身子,陵光快步上前,发现他已是满额虚汗,手紧紧的按在小腹上。
“慕容离,你怎么样了?”刺痛感让慕容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混沌间,忽觉一股热流蔓延,接着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这可把陵光吓坏了,横抱起虚弱的慕容离往偏殿去。
陵光把慕容离放于榻上,急匆匆去寻医丞,一说是偏殿的慕容离出事了,没有一人关心,反倒是经常看望慕容离的那个医丞随着陵光去了偏殿。
待医丞与陵光赶到时,慕容离气息混乱,昏迷不醒,发起了高烧,医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即上前解开了慕容离的衣衫,看见五个月大的孩子被慕容离用白绫束的近乎平坦,又瞥见榻上的片片鲜红,立即用针灸止住了血,又做了紧急抢救,才救回慕容离和腹中孩子的命。
待一切处理妥当,医丞才想起身后之人“请问公子是?”“陵光”“你是天璇王”“早就不是了,他怎么样了?”陵光转而看向慕容离“他胎息不稳,险些流产,我已施针止血,以后万不可再束腹,加之他体内的毒加速流窜,可能会导致失明”
陵光大吃一惊,毒?“他怎么会中毒,是什么毒?”“不知是何毒,只知道毒性猛烈,无法救治”“那他……腹中孩子?”“孩子必会受之影响,其实他强行留下孩子,对他身体也有很大伤害。”
陵光点了点头,医丞离开了。
陵光看着慕容离,他的脸色几乎透明,细细瞧着他的模样,其实,他也是很好看的。当年天璇灭了瑶光,慕容离自是极恨自己的,后来他杀了毓埥去天璇寻到自己,自己已做好了死的准备,谁知慕容离却说很感谢他,说要不是灭了瑶光,自己又怎会遇见执明,并且爱上他呢?功过相抵,就留了自己一条命。
慕容离一直不曾苏醒,反倒是烧的糊涂,口齿不清的不知在说些什么,陵光凑近他,清清楚楚的听见他唤了一声“执明”,陵光听后,替慕容离心酸,谁人不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希望自己爱的人陪在身边。
另一边的执明刚处理完政事,见新王后,坐在塌沿等着自己。
新王后名唤宁泽兰,“泽兰,今日的大典可还满意?”“臣妾自是满意,多谢王上”“谢什么,你我二人自此便是一家人了”“是”,新婚燕尔,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夜旖旎风光!
陵光寸步不离的守着慕容离,一直到第三日清晨才退了烧,接着醒了过来。慕容离眨了眨眼,眼前竟是一片漆黑,意欲下塌,却被陵光一把按住“别动,你身子太弱,还是少走动的好”“为何不点灯?”慕容离询问,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失明,经此一说,陵光也断定他是失明了。
“怎么不说话?陵光,陵光?”“我在”“好黑,你在哪儿?”陵光吸了一口气,决定将实情全盘托出“阿离,你听我说,你的眼睛,失明了。”
陵光颇为艰难的说出了最后几个字,慕容离很明显无法接受“什么?你是说我……瞎了”陵光没说话,当下无论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慕容离忽然想起了什么,情绪激动的抓着陵光的手“孩子呢,我的孩子有没有事?”陵光赶紧安抚他“没事,没事,孩子好好的,你放心”“那就好,那就好”不觉间慕容离脸上尽是湿润“别哭,没事,都会好的,我陪着你”此时的慕容离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卸下所有的伪装,像个孩子一般蜷在陵光怀里痛哭。哭累了,过了一会儿怀中的人没了声响,原是哭累了睡着了。
陵光将人放平,拿了温热的手巾轻轻擦拭慕容离脸上淡淡的泪痕,为他掖好被角,确定他睡着后才离开偏殿。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