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今天大哥就要直播了,现在想想还有点小激动,所以加更了!

      五:
黄昏之时,侍卫传来执明旨意“慕容离,明日是王上大婚之日,王上要我来告诉你,明日作为乐师为王上庆贺,好好准备准备,文武百官,名门子弟都会出面,别丢了王上的脸”。
执明让自己去参加他的封后大典,他这能算是在羞辱自己吗?还是说他只是单纯的想听首曲子。
罢了,还能有机会吹箫给他听,足矣。慕容离很认真的练习,即便是常吹的曲子,他也怕出错,给执明丢脸,那样,自己在他面前可真是一无是处了。
这一夜辗转难眠,直到天快亮时才入睡。侍从已经在催。小腹的弧度很明显,没办法,慕容离用白绫束腹,一圈一圈紧紧缠住,孩子感到活动空间在缩小,不停的踢动着“宝宝,委屈你了,对不起,你乖点,我们要去见你父王了”。
门外的催促声不断,慕容离忍着痛楚披上了许久不曾穿过的华服,拿起席案上的古泠箫往外快步走,侍从早已等得不可耐烦“磨叽什么呢?误了时辰你负责的起吗?”慕容离微微颔首,以表歉意,寄人篱下,哪敢给人家脸色看。
封后大典果然很隆重,处处都是人,慕容离同几个伶人站到一旁。
须臾,号声响起,长路尽头站着王后,另一头站着执明,今日的他身着明红色喜服,整个人容光焕发。王后沿着红毯一步步走向执明,明明的喜悦难以覆盖,再看向执明,笑容依旧。他是真的开心,他是真的很爱这个女人。小腹再次刺痛,不等他安抚,一股不大不小的力气搭在自己肩上,慕容离不明所以,侧脸一看,陵光?他怎么在这儿?
这一幕恰好被高台上的执明看到,说不清的感受,继而不再看他们,恢复恰到好处的笑容。
没等慕容离发问,熟悉的感受再次浮现,忙掩唇轻咳,果然手心尽是鲜红,陵光明显被吓到了“你怎么……”“没事……”陵光伸手搭上慕容离的手腕,为他诊脉。
陵光不敢相信,一个男人也能孕子“你怀孕了?孩子,是执明的吗?”“是”“你体内的毒又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离此刻不便多作解释,正好他该去献曲了“稍等”。
说完便走向红毯中央,执起箫身自然的吹起这首烂熟于心的曲子,在场所有人为之感叹,世间怎有如此动听的曲子?
一曲完毕,慕容离行礼告退,手偷偷覆上小腹,演奏过程中,孩子从未安分过,他只想立刻离开这里,可……
“站住”是执明的声音。慕容离无奈转过身,语气恭敬“王上还有何吩咐?”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