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 [空吟]虐

     四
一瞬间里慕容离四肢无力,头晕目眩,尽力用手撑住桌沿不让自己倒下,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稍有恢复。小腹刺痛感袭满全身,消瘦的手覆上小腹“对不起,孩子,你不该来的,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对不起”深深的自责让慕容离掉下泪眼。
许是怀孕的缘故,让慕容离变得多愁善感了,近来他总会不自觉的掉泪,医丞告诉他让他保持心情舒畅,否则会对孩子不利,同时会伤到自己的身体。每次医丞说到自己的问题,慕容离总会愣住,不知在想什么。
执明下令不许他出偏殿,慕容离每日都是一个人。有时,他会在窗边站上一整天,直到腰酸时才坐回席案旁;或者是吹箫,同首曲子反复吹好几次,从不开口说话。
每日清晨慕容离都会被孕吐折磨醒,送来的饭菜是普通人吃的,有许多都不合胃口,吃不了多少便开始吐个不停,人日渐消瘦。
在孩子第五个月时,孕吐不再有那么厉害了,小腹有了一个明显的弧度,他静静的盯着看,仿佛孩子能听见他说话,他总会跟孩子说上好长时间的话。
今日,慕容离意外听到门外的两个侍卫说最近宫里有大事,本来慕容离不在意,可是听他们提到了执明的名字。
“知道吗?王上要册封王后了。”“知道,帖子都发下去了,听说咱们这位未来的王后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得了吧你,我见过最好看的,可是里面这人”侍卫说着往慕容离的方向指了指,另一个侍卫诚恳的点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开头?”“不知道,哎,行了行了,咱别管那么多,反正跟咱没关系”那个侍卫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此刻屋内的慕容离早已热泪纵横。
他要册封王后了,也对,他总要有正常的生活,他总是要有个人陪伴的,总要有个孩子继承王位的,很正常,很正常。
可是自己怎么会这么痛,痛得喘不过气来。腹中的孩子好像感受到了慕容离的悲伤,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嘶……”慕容离倒吸一口凉气“孩子,你也不满意吗?你的父王不要我们了,他有他自己的王后了,但是没关系,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别怕”慕容离安慰着孩子,他竟真的安分了许多,慕容离笑了,心想这孩子真乖,性格随自己,跟他父王一点也不像。
初春,屋外的桃花梨花都开了,飘来阵阵花香。近日里慕容离咳血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视线逐渐模糊,有些事物都看不大清了。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