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三:
赶来的医丞还是上次那个,执明回过神,怒喝医丞,医丞不敢停顿,立即到塌前为慕容离诊断。医丞心下大惊,怎么会,昨日诊断时并没有察觉啊!可他遵守与慕容离的约定,不将实情说出来“王上,此人只是普通风寒,臣开些药,按时服用即可”执明挥了挥手让他退下“臣告退”。
临走时医丞看了一眼慕容离,他明明是个男子,怎会有女子才有的喜脉。
须臾,下人将药端上来,执明恢复人前的冷傲“让他把药喝了”下人略有为难,慕容离还昏着,这药该怎么喂下去,执明好像是看穿了他们的为难顾虑“灌下去”“是”。
被灌下去的药慕容离悉数吐了出来,喝下去的没有多少,执明背对着床榻“继续”“是”。
不知过了多久,一碗药才见了底,执明看了一眼,吩咐近侍说等慕容离醒了,把他送回偏殿。
夜幕来临,慕容离悠悠转醒,他坐起身子,四下空无一人。看样子,应该是执明的寝宫,不顾还未消散的眩晕感,回到偏殿。这里距离偏殿有一段距离,他不急不躁的走着,偏殿门口似乎有一个人影,走近一看原来是医丞。
医丞见他过来,冲他一笑,慕容离不明所以“你来这是有什么事吗?”医丞点头,“进去说吧”“多谢”。
一进去,慕容离惊讶的发现寝殿中央竟多了一个火盆,怪不得不那么冷了。慕容离与医丞来到席案旁“找我何事?”“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什么事?”“今日我为你诊脉,诊出……喜脉”慕容离正在倒茶的手骤然停住,目光如炬“你说的……可是真的?”“千真万确,我行医多年,不会出错,你已有一个月的身孕”。
慕容离愣住,“王上他……知道吗?”“王上不知,因为公子说过不许外传”“多谢,此事我已知晓,天色不早了,你也请回吧”。
医丞离开偏殿,慕容离熄了寝殿的所有蜡烛,一人坐于榻上,纤长白皙的手不自觉的覆上小腹。一个脆弱的小生命在这里存活着,一个月前的那件事是个意外,这个孩子更是个意外,孩子到底该不该留下,他……会认这个孩子吗?
怎么会呢?他那么恨自己,这个孩子他自然是不上心的,罢了,听天由命,全在孩子自己的造化了。
“孩子,我会保护你,你要坚强”其实,慕容离知道,自己的身体根本撑不到孩子出生。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