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二:
夜凉如水,初冬的夜晚是如此寒冷。
此刻在寝宫的执明辗转难眠,是还想着慕容离吧,说到底他还是狠不下心,传来医丞去牢里看看慕容离,执明只对医丞说了一句“不要让他死了即可”。
牢中寒气逼人,医丞找到慕容离,见他只穿一件白色囚衣,心下不忍又不便做什么。慕容离已然清醒了,医丞抬手搭上他纤细的手腕。慕容离一声嗤笑,他不是恨自己吗?为何还要遣人来,是不想自己这么轻易的死,对吗?慕容离越想,心口就越痛,他知道,这次是真的瞒不住了。
“你这……”“莫要告诉他”“可是……”“没有可是,他恨我,恨不得我马上死,总之活不了多久了,又何必让他知道呢?这件事不要说出去,你懂我的意思吗?”慕容离冷冷的语气,让人寒战。最终医丞答应了他不往外说。
次日,医丞回宫禀报执明“王上,臣有一事相告”“关于慕容离?”医丞偷偷打量着执明的情绪变化,缓缓开口说是,执明点头默许,医丞这才敢放开了说“那牢中之人,虽无大碍,但体质较差,气血不足,牢里环境极差,再加上现下是初冬,待的时间久了,会染上风寒”“所以呢”“臣也是医者父母心,那人尚且年轻,臣想……”
执明抬手示意“退下吧”医丞言语未尽,却也不便再说下去“臣告退”。
医丞走后,执明思虑许久,将慕容离接到偏殿,他到底还是狠不下心吗?是不想让他死了吗?不,一定不是,自己恨他,恨他如此狠心。
执明没有亲自到牢里将人接回来,遣了身边的近侍前往,瘦弱的人儿面色潮红,显然是发烧了,可那些人只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不管慕容离的死活,觉得此人不过就是个阶下囚。
近侍将慕容离带到偏殿就离开了,殿内没有生火,冷的像冰窖。慕容离躺在榻上,缩紧身子,额上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不停的打哆嗦,渐渐睡去。
次日清晨,执明下了早朝,心里想着慕容离,不知不觉到了偏殿门口,手在门上轻轻一推。
空气中全是细小的微尘,执明用手挥了挥,继续往里殿走近,他看到了慕容离,缩成一团,心下有不好的预感,快步走向慕容离。发现他不对劲,手心贴上慕容离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使执明像触电一般缩回了手,这么烫,是烧了多久了。
执明情急之下将慕容离打横抱起,他怎么这么轻?执明将慕容离带进自己的寝宫,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怕了,怕面前的人儿会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