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 一条快乐的咸鱼

(执离)[空吟]虐

一:
阴暗潮湿的大牢里,昔日妖冶的脸如今满是淤青,褪去那身白纱红衣,破旧泛黄的囚衣松松垮垮的挂在他身上依旧好看。
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执明,现如今的他褪去了当年的稚气浮躁,添了份稳重成熟,一袭墨色长袍,不愧已是当今的天下共主。
“慕容离”自己有多久不曾这样唤过他了“本王这些年过得好苦啊”
那人不曾正视执明,目视前方,口吻平淡“忘了恭喜执明王,现已是天下共主,无人能敌”慕容离的态度让执明恼羞成怒。
“啪” 清脆的声音响彻地牢,过猛的力度让执明不自觉的握紧拳头,跪在地上的人嘴角渗出点点猩红,却又一声不吭。
“这一巴掌是你欠我的”执明朝着慕容离恶狠狠的说。
慕容离的那份桀骜不驯在什么时候都不会丢掉,他抬手抹了一把嘴角,薄唇轻启“执明”。
“啪”巴掌毫无防备的降临“谁准许你直呼本王名讳了,唤我王上”。
慕容离稍有迟疑,眸中闪过一抹心痛,良久才唤了声“王上” 。
“慕容离,本王现在给你机会解释当年为何离开天权,离开本王去投靠遖宿?”慕容离闭了闭眼继而睁开“没什么好解释的”。
执明陷入回忆,当年慕容离离开天权不久后就传出遖宿被灭的消息,虽说当时执明没去细想,后来他有了个可怕的猜疑,难道是慕容离杀了毓埥?他为何这样做,再后来他夺了天下共主的位子,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慕容离回来见他如此强大,便不会再离开自己,永远待在自己身边,哪儿都不去。
他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却一直没有慕容离的消息,渐渐的,执明信了慕容离临走前说的那段话,难道他真的只是看上了天权的钱权?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将执明的思绪拉回当下,紧接着他便看见慕容离咳出一大口鲜血,倒在自己脚边,不省人事。
他一下紧张了,正想要去查看慕容离的情况,一下想到慕容离的狠心,他站直了身子,低眸看了眼虚弱的慕容离,转身走出了大牢。

评论(2)

热度(52)